手工製造

掌控時間的藝術:
我們的錶廠。

我們的製錶大師是腕錶精度的保證。根據這一詞語的拉丁語「manu factum」原意,莫里茨·格羅斯曼腕錶——從微小的細節到整個機芯均為「手工製造」。

在車間中,我們令錶廠創始人的創新精神獲得新生。由此誕生了根據傳統製錶工藝打造,同時充滿現代風格的腕錶系列。

真正的手工藝術。

從繪圖到成品:每一枚莫里茨·格羅斯曼腕錶都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結晶。在我們的格拉蘇蒂錶廠中,每個工序都以最高精度完成。

從最初創意及原型製造,到高貴的表面裝飾,直到初步組裝與最後組裝。純正的技藝體現於每一個手工細節中。

創意與技術

創意與技術

創意繪圖的過程同樣是手工製作的一部分。 在每一枚腕錶的全新設計之前,我們都會進行創意繪圖,世代如此。歷史原則與現代要求必須在風格上和諧統一,而技術轉化與設計必須相互結合。要實現所有這些理念,設計師利用電腦三維繪圖軟體開展設計。借此,腕錶設計師可以使用典型的設計方法並對其予以進一步發展。

原型製造與零件生產

原型製造與零件生產

首個原型以手工製造,以此可以檢測單獨零件之間的互動並予以優化。由此,機芯始終往來於設計、原型製造部門之間,直到開始首個小批量生產為止。

借助高精度機床、電控加工中心以及電火花切割設備所加工的坯件可以滿足設計規格千分之一毫米的精度要求。只有在這一工序中,現代技術的地位才高於手工製作。

表面修飾

表面修飾

在後續加工中將去除零件的毛刺,之後由經驗豐富的製錶師在繁複的修飾工序中對邊緣進行倒角處理,打磨並切割修飾不同表面。舉例來說,從一個擺輪凸輪坯件成為一個可以組裝的裝飾完畢的零件這一過程中,手工修飾的時間是坯件生產時間的近七倍。

初步組裝

初步組裝

為了取得所有機芯零件與組件之間的精密配合,將對機芯進行初步組裝與潤滑。經驗豐富、敏捷熟練的製錶大師將已透過精密製造的零件進行組裝和完美匹配。時計的走時精度獲得調整,同時透過多種位置模擬佩戴運動。這些測試結果是其他微調的基礎。當結果滿足高度品質要求後,機芯將被重新拆解。

最後組裝

最後組裝

在此工序中將對各個模組與單獨零件重新清潔,並為2/3夾板雕刻獨特的寬形格拉蘇蒂菱紋,之後,機芯將接受第二次組裝。現在,機芯獲得其最終真實面目,同時將安裝錶盤與指針。在下一個工序中,安裝完畢的機芯被裝入錶殼之中。在重新經過為期至少30天的走時測試後,將為腕錶裝配手工縫製的鱷魚皮錶帶與雙摺疊錶扣。

我們指針的秘密:<br />
精準嫺熟的手工工藝。
PLAY MOVIE

我們指針的秘密:
精準嫺熟的手工工藝。

從鑽石銼刀打磨,到在開放式火焰上的退火工序,指針逐漸獲得其獨特的輪廓與造型。精湛複雜的手工工藝打造出一件件小巧的傑作,不僅隨時隨地確保讀時精準,更令每枚腕錶成為獨一無二的絕品。

瞭解更多

指針生產

指針生產

扁平坯件在手工製作工序中逐漸獲得指針輪廓。指針透過鑽石銼刀接受打磨。透過這一複雜的生產工序,指針獲得其三維輪廓與纖細的針尖。指針造型以及非凡的長度確保了精準的讀時。指針顏色根據相應的錶盤顏色進行搭配,實現最佳對比度。

打磨與拋光

打磨與拋光

在多個複雜工序中,指針將由不同領域的專家進行手工處理。寬形倒角賦予指針存在感,並使其更顯纖長。指針借助木質砂輪接受手工高亮拋光。

退火

退火

鋼質指針將在開放的火焰上進行退火。品牌以紫棕色或棕色作為退火顏色。要形成這兩種鋼質顏色,退火時的溫度範圍極小,因此需要深厚的經驗、敏銳的目光,以及對於正確時機的精準感覺。指針眼保持其拋光鋼質色彩,並由此與高貴的紫棕色或棕色色彩形成鮮明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