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制造

掌控时间的艺术:
我们的表厂。

我们的制表大师是腕表精度的保证。根据这一词语的拉丁语“manu factum”原意,莫里茨·格罗斯曼腕表——从微小的细节到整个机芯均为“手工制造”。

在车间中,我们令表厂创始人的创新精神获得新生。由此诞生了根据传统制表工艺打造,同时充满现代风格的腕表系列。

真正的手工艺术。

从绘图到成品:每一枚莫里茨·格罗斯曼腕表都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晶。在我们的格拉苏蒂表厂中,每个工序都以最高精度完成。

从最初创意及原型制造,到高贵的表面装饰,直到初步组装与最后组装。纯正的技艺体现于每一个手工细节中。

创意与技术

创意与技术

创意绘图的过程同样是手工制作的一部分。 在每一枚腕表的全新设计之前,我们都会进行创意绘图,世代如此。历史原则与现代要求必须在风格上和谐统一,而技术转化与设计必须相互结合。要实现所有这些理念,设计师利用电脑三维绘图程序开展设计。借此,腕表设计师可以使用典型的设计方法并对其予以进一步发展。

原型制造与零件生产

原型制造与零件生产

首个原型以手工制造,以此可以检测单独组件之间的互动并予以优化。由此,机芯始终往来于设计、原型制造部门之间,直到开始首个小批量生产为止。

借助高精度机床、电控加工中心以及电火花切割设备所加工的坯件可以满足设计规格千分之一毫米的精度要求。只有在这一工序中,现代技术的地位才高于手工制作。

表面修饰

表面修饰

在后续加工中将去除零件的毛刺,之后由经验丰富的制表师在繁复的修饰工序中对边缘进行倒角处理,打磨并切割修饰不同表面。举例来说,从一个摆轮凸轮坯件成为一个可以组装的装饰完毕的零件这一过程中,手工修饰的时间是坯件生产时间的近七倍。

初步组装

初步组装

为了取得所有机芯零件与组件之间的精密配合,将对机芯进行初步组装与润滑。经验丰富、敏捷熟练的制表大师将已通过精密制造的零件进行组装和完美匹配。时计的走时精度获得调整,同时通过多种位置模拟佩戴运动。这些测试结果是其他微调的基础。当结果满足高度质量要求时,机芯将被重新拆解。

最后组装

最后组装

在此工序中将对各个模块与单独零件重新清洁,并为2/3夹板雕刻独特的宽形格拉苏蒂菱纹,之后,机芯将接受第二次组装。现在,机芯获得其最终真实面目,同时将安装表盘与指针。在下一个工序中,安装完毕的机芯被装入表壳之中。在重新经过为期至少30天的走时测试后,将为腕表装配手工缝制的鳄鱼皮表带与双折叠表扣。

我们指针的秘密:<br />
精准娴熟的手工工艺。
PLAY MOVIE

我们指针的秘密:
精准娴熟的手工工艺。

从钻石锉刀打磨,到在开放式火焰上的退火工序,指针逐渐获得其独特的轮廓与造型。精湛复杂的手工工艺打造出一件件小巧的杰作,不仅随时随地确保读时精准,更令每枚腕表成为独一无二的绝品。

了解更多

指针生产

指针生产

扁平坯件在手工制作工序中逐渐获得指针轮廓。指针通过钻石锉刀接受打磨。通过这一复杂的生产工序,指针获得其三维轮廓与纤细的针尖。指针造型以及非凡的长度确保了精准的读时。指针颜色根据相应的表盘颜色进行搭配,实现最佳对比度。

打磨与抛光

打磨与抛光

在多个复杂工序中,指针将由不同领域的专家进行手工处理。宽形倒角赋予指针存在感,并使其更显纤长。指针借助木质砂轮接受手工高亮抛光。

退火

退火

钢质指针将在开放的火焰上进行退火。品牌以紫棕色或棕色作为退火颜色。要形成这两种钢质颜色,退火时的温度范围极小,因此需要深厚的经验、敏锐的目光,以及对于正确时机的精准感觉。指针眼保持其抛光钢质色彩,并由此与高贵的紫棕色或棕色色彩形成鲜明对比。